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千一百九十三章 散漫的莎拉

作品: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作者:弗洛伯伯|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6-12 13:06:58|下载: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TXT下载
  现如今在英国境内,想要凭着天色来判断下不下雨,其实是很难的。毕竟不论是在何时何地,只要一抬头,看见的就必定是那厚得仿佛随时都可能有暴雨降下的铅云。

  不过眼下这刻,赫敏却觉得上空那原本总是死气沉沉云层似乎变得朦朦胧胧的,又与平时有了些微的不同。

  而且更重要的是……

  “呼!”

  正踏在冰鸟脊背上,挥动魔杖攻击下方活尸的戴尔菲忽而感到一阵劲风自身后猛地吹拂而来,将她那原先因为正向前飞行而被抛在了脑后的发丝,瞬间便又倒卷了回来。

  她将正在轻晃魔杖的手顿了顿,稍稍侧头,反手将眼前凌乱狂舞的头发撩到了一侧。

  “起风了?”

  戴尔菲下意识地往后头瞥了一眼,天地之间仍旧那般阴恻恻的,也确实很容易就会让人联想到暴雨前的感觉。

  只是,比起此时的赫敏来,同望着这幅景象的戴尔菲却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说实话,要是真的下雨了,其实对她个人来说反倒还是非常有利的——有了铺天盖地无处不在的雨水,她所擅长的冷却规则之力自然更能发挥出十二分的力量来。

  古代的规则魔法就是这样,因为本身就是古巫师在设法直接利用这世界中的自然规则行事,有时候这天地“给不给面子”,是会对巫师施法造成很大的影响的。

  然而……如果是在去过伦敦之前,或许戴尔菲还会为此感到高兴,可现在却又未必了。因为她还清晰地记得,当时自己在伦敦城周围遇到的那些高阶活尸当中,就有能够操控气流的家伙存在。

  想到这里,戴尔菲不由得又再度往那东方的天际深深地望了一眼。在那仍旧长得望不到尽头的活尸大军之上,还是灰蒙蒙的一片,不过倒是没有看到、也没有感知到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但愿是我多想了吧!”

  她口中这么嘀咕了一句,心下却还是忍不住暗暗提高了警惕——之前那趟行程,让她确认到了伦敦城内有海尔波的存在。而既然那个卑鄙狡诈、无比危险家伙就在伦敦……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尤其是,当时那家伙居然就那么让自己安然离开了伦敦,回来了?这种状况,实在是令戴尔菲不能不去多想。

  ……

  戴尔菲正在想什么,大概是没什么人会知道的,至少就算是如今初步领悟了共感规则的卢娜,也很难从掌握着灵魂规则分支之一的她身上感知到什么。

  然则,卢娜虽无法得知戴尔菲的心思,却并不妨碍她对其他人的某些心绪的感知。

  事实上,以卢娜的性格本来是不怎么会主动去探查别人的心情与想法的。可是现如今的她,其实就好像那些天生的摄神取念者一般,这种对他人内心的窥视她自己暂且还无法完全地控制住。

  就比如之前,罗恩心中某些浮于浅层的念头,便已经混杂着他的一些复杂情绪一块儿,自然而然地落入了卢娜的脑海当中。

  不过好在,这种时常便会有其他人的思绪跑进自己脑袋里来的感觉若是放在别人身上,可能会让人心烦意乱乃至陷入疯狂——这种事在魔法史上不是没有过——可卢娜却并不会因此而感到困扰。

  “罗恩……你好像有什么想法了?我觉得,可以在这场战斗结束后去找赫敏聊聊看,她那么聪明,应该会给你一些建议的。”

  在这般提醒了一句之后,回过头来的罗恩便看到卢娜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迈着轻快的脚步往楼梯那边跑去了。

  看样子,她似乎是要去阁楼找莎拉——因为在萨芬娜和纳威他们出去参与战斗以后,眼下楼上也只有莎拉还在了。

  “哦。”罗恩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而另一边,已经跑上了台阶的卢娜也朝他再挥了下手,随即便“咚咚咚”地一溜小跑跑了上去。

  陋居顶层,阁楼中。

  原本用来张开炼金屏障的阵式早已经停止的运转,只有最核心部分的几个炼金符号还在释放着微弱的光华。

  由于莎拉的炼金屏障并不是真的被活尸给攻破的,所以这座炼金阵其实没有被破坏掉。理论上来说,只要莎拉的精神力量恢复了过来,她就能依靠这座阵式再次开启炼金屏障防御来敌。

  不过,由于这次的敌人实在是不太适合用炼金术对付,大概除非是到了据点真的要被攻破的时候,莎拉是不会再启动它的了。

  而此时此刻,莎拉又在百无聊赖地雕琢她的人偶了。

  “莎拉。”

  忽然间,一个声音从门口那边冷不丁地响起,莎拉却没有感到意外。

  “嗯……洛夫古德小姐,怎么了?”

  她一边拿着她的小锤轻轻地敲着,“嗒嗒”的声响在这间阁楼里略略回荡,一边随性问道。

  卢娜没有在意,也同样很是随意地道:

  “我之前在楼下的客厅里和罗恩说了几句话,看着他那表情,我突然就有了些问题,想找人问问。”

  “是吗?”莎拉这时才稍稍停手,而后顺势拍了拍身边的地板,“过来坐吧!有什么要问的可以跟我说说看……但是,别以为我活得久就懂得多,很多事情我就从来也没有弄明白过,别对我抱有太大的期望就好。”

  “没关系没关系,”卢娜闻言,立马就大步走到了她身旁,毫不客气地坐了下去,“就是想听听别人的看法而已……哦,我是指……‘今后’。”

  在靠着莎拉坐下、并先这么说了句以后,她才歪着脑袋看着不远处那道从屋顶上开着的活板门那里落下来的朦胧光柱,悠悠地补充了一句:

  “这个问题我本来应该去问玛卡的,可是……他好像很忙,我不能去打扰他做事。”

  听得卢娜这句话,一旁的莎拉倒似是有些意外地扭头看了她一眼,不过却也明显就没有什么追问深究的打算。

  就见莎拉很快便重又低头,继续敲着手里的一个人偶部件,平静地道:

  “我又不是先知——‘今后’具体又会发生些什么,我可不知道。并且……可能我也不太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