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604不如张草纸

作品:攻约梁山|作者:山水话蓝天|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6-12 12:44:15|下载:攻约梁山TXT下载
  欺负人的快感加酒意冲动,凶徒们发出各种亢奋怪叫,轰,争抢着杀入室内。

  在场的几个狗头军师书生上次都吃过亏,这次倒是沉稳了,没急着争上去表现,都谄媚殷勤簇拥陪着殷天锡在一边观战。

  柴进本已有杀意决定,不肯放过主动送上门来找死的这些家伙。这帮人横行不法张狂惯了,竟敢抢着动手行凶,而且七八个有杀人刀枪的,其它人也都有行凶武器,不是能打死人的棍就是掏出怀中藏的尖刀,一个个的瞪着血红的眼,喷着呛人的酒味臭气争抢着扑上来,都想在殷天锡面前表现突出,以便事后评功论赏能多得些好处,发着狠无疑是奔着要命.....果然都是该死的。

  如此,还客气什么?

  在场的铁二和那两个留守柴皇城家的卫士怒喝一声,一齐直接拔刀下死手。刀光飞舞,幸运抢在最前边的几个家伙转瞬被劈杀......

  憋足了一肚子火劲的柴进也拔刀凶猛杀了上去。

  他不是只会动嘴的那种大官人,这么多年来不近女色,酷爱武行,心有追求,日日勤奋习武,武艺高强,又领导庄子抵抗辽寇打了太多仗,战斗经验丰富,打仗杀人狠辣高明,将才。

  四个人挥刀怼一大群武装歹徒,却自如利用室内狭窄空间的便利克制了敌人人多势众的优势,一字排开布成防线,相互配合着纵情大杀.....简直是人少的反而对人多的搞大屠杀一般。

  昏倒床边的那姐儿被激烈的厮杀惨叫喧闹声惊醒了,待稍看清了情况,恰巧一只劈飞的歹徒胳膊飞了过来落在她面前,血呼啦的太吓人,随即一只打飞的尖刀又飞过来就扎在她脚边的地板上,吓得她不禁瘫倒到地上扯嗓子尖叫却没叫出声来,却竟然没吓昏过去,反而似乎转瞬镇定下来,竟然能四肢着地倒退着迅速,嗯,极熟练地倒退到一边躲藏了起来。

  这种能力完全是在青楼里历练出来的......那种地方,男人争风吃醋,在姐儿面前争面子逞强,发酒疯发威行凶闹出撕打事是很常见的。姐们经历多了,常常能练出淡定逃避走的本事,任汉子们先撒够野定个高下,再......

  而殷天锡这帮家伙就淡定不了了,

  这么多“好汉”却奈何不了区区四个人,片刻间就死伤惨重,这已经把原本极嚣张自信只想着又能得意洋洋痛快虐人的众凶徒吓得不轻,意识到自己遇到不该惹的硬点子狠角色了。

  更糟糕的是,身后突然堵上来一群刀客,而且同样是个个上手就敢杀人的强者狠角色。

  却是柴进一行来到后,由铁三铁七以去后院就着现成的花园水池方便洗涮战马喂马的借口把柴皇城的家仆全部收押着去了后边帮忙.......一行卫士们也全去了后边忙活,前院就没人了,让殷天锡一行入无人之境般轻易闯进来。

  殷天锡一行违自定的四天之约提前逼上门来,除了这家伙急于弄到那姐儿以外,也是得到风听说可能是柴皇城那个在沧州的极有钱的侄子来了,所以财色并起的贪欲大起,就纠集爪牙来了。他自然是万没想到柴进敢当场杀人犯法直接威胁到他的性命,他以为没人真敢动他呢........

  铁三铁七他们在后院强驱使着这帮无良奴仆帮着涮了战马喂食着,刚歇息着喘口气,还没忙乎完马呢,就猛听到有大队人闯进来闹事,不用想也知道必是殷天锡一伙,就留下两人手看着这帮仆从,其余的悄悄来到出事地,抄了殷天锡一伙的后路,从后面凶狠突袭掩杀过去.....这种事干起来太自然太顺手了,他们打了太多恶仗险仗巧仗,这点临场发挥的小战术根本不算什么。

  殷天锡一伙连屋里区区四个人都治不住,这下遭受到里外夹击,结局就不用说了......

  从内室到室外,一具具残尸、断头,残臂.....横七竖八铺满地,一张张死寂的面孔上满是惊恐狰狞凶戾仓皇.....或者也有悔恨吧,鲜血染红了这片柴皇城当大老爷主演过太多荒唐的场地。

  殷天锡没死。

  数十号帮凶也没全死了,还剩下不到十个受伤的。特意留下没杀......凶暴殴打全押到后院花园与柴皇城的那十几个惊恐万状的仆从一起挥舞工具负责挖两个大坑,一个埋歹徒尸体,一个当柴皇城的墓地.......发生了这种事,自然不可能有时间有机会从容为柴皇城准备丧事和墓地,就凑合着直接埋葬在宅院里了。

  柴皇城一辈子在这宅院里荒唐快活,很爱这个家,更爱后院这处有花有水有亭台的花园,想必死后能安葬在这里,他若地下有知,会满意的。怎么也不算亏了他......

  花园,除道路以外的地都不硬,地质疏松,深挖也不算费事。

  殷天锡、帮凶歹徒与无良仆从,共二十多人在柴进护卫的凶戾逼迫殴打驱使下个个不敢偷懒耍滑,都拼了命地干,两个深深的大坑迅速出现.......

  另一边。

  柴进用留守的那个手下事先已有心准备好的棺材收敛了叔叔的尸体,运到后院下葬在那个靠近水亭的坑里,并点了香祭拜。

  此时,殷天锡虽然仍然很心慌,却已经安定下来不少。

  他以为自己到底是太守大人的小舅子,不是寻常的杀了就杀了的下贱泼皮,认为柴进还是不敢真弄死他不敢把事闹大的,更不敢真和权大势大的高氏成深仇死敌......他就不那么害怕了。

  不过,他也没敢叫唤,没敢再张狂得嚷嚷显摆他的太守小舅子身份威胁恐吓柴进不敢弄他。

  残存歹徒和无良仆从一齐动手把之前那些尸体、脑袋.....全清理丢到另一个大坑里......一个个胆战心惊的,即使往日欺负弱小干多了弄死弄伤人命的凶残事,此刻面临如此血腥也不禁胆寒,却也象殷天锡一样在忙碌中也不那么恐惧了,显然也以为柴进是断不敢杀殷天锡的,连带他们这些人应该也能有命在......谅柴进再自负前朝皇族的特殊身份也决不敢一次性杀光这么多人.......

  柴进沉浸在祭拜叔叔的悲痛中,似乎也无意报复全杀掉他们。

  这些家伙忙乎完了,一个个精疲力竭的,甚至累得浑身酸痛,却暗中松口气歇息着。不料,铁二又凶戾呼喝起来,吓得这些家伙一哆嗦,

  却是要他们全部到柴皇城大坑前下跪道歉祭拜。

  呼——

  这些家伙松口气,很听话地过去照办,实际上是心中更认定不会死了,窃喜,甚至浮起得意狰狞报复欲:哼,你们等着。敢杀我们同伙这么多人,你当杀鸡呐....报于官府,你们全得死.....

  包括殷天锡在内,一个个的暗暗盘算着,一边冲大坑连续九记大礼磕头一边却咬牙切齿发着狠,谁知钢刀片片闪起,无情剁下。殷天锡与幸存的近十个爪牙歹徒顿时脑袋搬家滚落进大坑中柴皇城棺材周边。一具具无头尸体脖腔猛窜出的血也喷入大坑中,几乎喷遍了大坑,连棺材都染红了.....太瘆人了,吓得柴皇城的无良仆从们无不瘫倒在地哆嗦一团,有的惊声大叫,有得吓得叫都叫不出来,失声了,现场开始臊臭味弥漫.......

  柴进的卫士却不允许这帮仆从在惊恐欲死中瘫那变相舒服歇息着,又凶狠殴打驱使着令把新尸体也丢那边的大坑中,这才埋了那个大坑,

  这也让惊吓过度的无良仆从的心又多少安稳了点,乖乖听喝令,回到柴皇城这个墓坑边,以为再卖卖力把这个大坑填上就完事了。谁知却遭到柴进护卫的骤然突袭,全被凶猛一记侧踹在膝盖处,踹得永久性毁了膝关节,都瘸了一条腿,手中的工具也被护卫劈手夺了,人被无情地或推或踢或拽或丢进了大坑中,与柴皇城的棺材周边的那些罪恶脑袋在一起。

  在这帮无良家伙的各种惨叫扑腾求饶中,柴进眼睛血红,俊秀脸上满是狰狞暴戾,低喝道:“尔等不是最喜欢跟着叔叔吗?叔叔不是也喜欢你们陪伴吗?那就永远陪着他老人家吧。”

  护卫们一齐动手,面无表情地坚定迅速把这些无良家伙全部生生活埋了。

  世人只知赵庄人最喜欢活埋人肥地,却不知在赵庄风头掩盖下的柴进家也一样热衷这个。

  赵岳当年曾经说过:大地仁慈慷慨赋予了人一切,而人却无一物能回报大地之恩。人类在无知无畏或有知却仍自私无畏地肆意破坏大地破坏自然,那,把臭皮囊回报大地,尘归尘,土归土,就是天理。人类唯一能偿还大地的也只有这具躯体了......活埋罪恶者就是代罪恶者向大地赎罪道歉,这是大智大仁大圣者的无上慈悲,遵从的是天理循环,代天而为,岂为残忍无人性......

  无论赵岳说的在不在理,无论这论断天下有多少人赞同,在赵庄这片偏僻之地,都是死了太多人,有的烧了化灰融入大自然,有的(活)埋了.....都是回报了人类无以回报的大地......柴进庄这些年来也是这么干的,死在那的敌人,活埋在那的罪恶者,细算起来未必比赵庄那的少。

  深埋,这也是防疫的需要。

  卫士们习惯地埋完了,并且把大坑踩实踩平了,期间,一个个的心中并没有任何触动,换了个新地方,不是在沧州埋罢了,然后又平静从容地把之前挪走的花草再铺回来遮掩了墓地。

  众人跟着柴进再祭拜。

  柴进泣道:“叔叔,侄这么安置您的后事,你可满意?”

  “仇报了,由这么多仇家给你献祭陪葬,想必你也该满意了,若还有不满意的就拖梦给侄,侄再把高廉两口子的脑袋也弄来陪葬。更大的罪魁祸首高俅高奴儿的脑袋也能弄来........”

  柴进沉浸在悲痛中不能自拔,跪在那祭拜念叨个不休。

  铁二铁三铁七他们却知道出了此事,此地万不可久留,必须赶紧开溜撤离,不能只顾悲痛在此耗着......他们了解了柴皇城荒唐的一生,对柴皇城只有厌恶鄙夷,没有感情,可不真难过,悲伤几句,祭拜祭拜,这纯粹是出于对柴进的情义。他们只是为柴进的难过而难过为报仇而报仇。

  柴进却并不把杀了包括殷天锡在内的这么多人的大案当回事,并不紧张离开,更不会慌张。

  无疑,他自诩是特殊的柴周之后,仗持有宋太祖亲赐丹书铁券庇护。

  强权胆大得意如皇帝的宠臣殿帅高俅也不敢对太祖誓书铁券有丝毫不敬。当今皇帝也不敢随便把柴家怎么地,区区高唐州的小小太守高廉又岂敢放肆?借他个胆子,他也奈何不得柴家......

  柴进不仅不怕官府来捉拿,不惧高廉报复,不慌着走,他还想进州城示威威胁教训教训高廉:高廉,不要以为你有个叫高俅的哥哥,就以为天下小民中没人能动得了你。你为官一地,这么多年来作恶一方,作孽太多,为恶太嚣张。你那便宜小舅子作恶太多早该死了,敢害死我叔叔,死在我手,赎罪陪了葬,这是罪有应得。高廉,你若敢视仇报复。我就连你也干掉.....只走正常渠道,从官场上动你,让皇帝不得不问罪罢你官,让你成人人喊打敢追杀的丧狗也未必多难

  柴进在悲愤难平下却格外自信。

  铁二他们却没柴进这种自然而然的自负心境,更不认为丹书铁券能真有什么用。

  宋王朝到了这个时候了,早不是正常的王朝了,有几个官员还真忠于皇帝?又有几个官员是心中真敬畏皇权的?朝中和地方上的大小官吏及差公衙役临时工,都是只是在抱着赵宋的正统名义和恩泽余威在挣扎着混末世而已,九成九九的官吏只顾抓眼前的权势拼命及时享乐作孽和捞眼前利益准备后路.....如今,天下哪还有正常的法纪信义秩序什么的可言。

  殷天锡的横行无忌,视人命如草芥,这不是个例。

  殷天锡这样的攀附了权力的地痞尚且敢如此嚣张不法,天下那些直接掌着权的正经官员可想而知那胆子只会更大更敢嚣张.....当今皇帝尚且管不住,何况是早死了上百年的太祖。

  铁券?只怕在官员心中不如张草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