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百零八章 区别对待

作品:万欲妙体|作者:三马主意|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6-12 13:06:54|下载:万欲妙体TXT下载
  花妖花不屑地道:“岸天嘉,我们本是信任你,才上了你的船辇,你却心怀鬼胎,别以为我们看不出来,你敢说没有欲加害我们之心吗?”

  岸天嘉死不承认,怒吼:“我没有,我好心好意邀你们上辇,欲交朋友,没想到你们心地歹毒,你们就是有病……”

  李顽是听明白了,转望向花妖花,问道:“你这是想利用我啊?”

  花妖花道:“利用算一方面,他有对你不利之心,也是真的,我有欺骗你的必要吗?”

  李顽目视着她,道:“想杀我的人太多,我不在乎多你一个,更不会在乎多他一个,只是你这般做,我很生气!”

  花妖花笑道:“你别生气,我帮了你几次忙,算是好意吧!至少目前我对你很友好,以后要杀你时,我们之间再另外算。”

  李顽摇了摇头,道:“花妖花,你真是无耻之尤,亏你能说的出口。”

  花妖花笑道:“我们不就是这般相知相杀,我无耻,你强横,总归要等我成长起来了,你再杀我,那多有成就感啊!”

  李顽:“……”

  得,越说她无耻,她还真就什么无耻话都能说出口了。

  李顽望着她,倒是对无耻的她没有杀意,再望向岸天嘉,霸气喝道:“那谁?我也不杀你,留下你的乾坤袋和船辇,滚得越远越好!”

  岸天嘉心惧不已,却是心有不甘,道:“为什么?为什么她想杀你,你不杀她,我对你没有加害之心,你却要如此蛮横对我?”

  李顽一动,就已飞至他那里,把他吓了一跳,这身法太鬼魅了吧!从这身法看,对方就有战胜自己的力量,为此更是恐惧。

  李顽冷哼一声,道:“她说的没错,想杀我之心她从来都有,我也是心知肚明。我厌恶的是,你明明也有不利我之心,却不敢承认,这才是我要这般对你的原因。”

  岸天嘉立时欲哭无泪,这叫什么道理,还能这般区别对待?

  没办法,强大就是真理,谁叫自己力不如人呢!几十日前李顽大发神威一幕,还历历在目,他哪里还敢多说什么,乖乖地交出了全部家当。

  李顽又是转向后望,喝道:“花妖花,以后别在我面前耍这小聪明,今日就再饶你一次!”

  花妖花点头,微笑道:“好的。”

  李顽怪异地望着她,这人妖现在越来越难以捉摸了,离去。离去之前望到雪中影,向伤寞的她点了点头,对步依云则视而不见。

  闫欣荣也赶紧取出船辇,与花妖花离开,那岸天嘉可是世界境中阶界尊,绝不是他们能抗衡的。

  离开有段距离,闫欣荣才吁了口气,道:“妖花,这太冒险了,我方才紧张地一直憋住气,浑身冷汗!”

  花妖花抹去额头一层细汗,笑道:“这不是闯过来了吗!我对李顽太了解了,他这人其实很傲气,那股傲气隐藏在他或霸气,或谦逊的外表内。在他的心里,从不把我当做有威胁的对手,又感念我曾对他几次示好,这次才会放过我。”

  闫欣荣点点头,又是目露狠毒光芒,道:“那个岸天嘉竟敢对你生出不良之心,以后我定杀他……不,我现在就回去,求我爹下令追杀他。”

  花妖花也是目露狠光,道:“这人阴险毒辣,真把我们当做傻瓜了,是要杀他。”

  此时,李顽正在船辇上咧嘴笑,怎么也没想到抢了岸天嘉的乾坤袋,竟然又让他得到十块堕命碟碎片,现在已是拥有一百四十块堕命碟碎片。他曾抢过收取许多强者的乾坤袋,得到不少宝藏,都没这运气,谁知被花妖花这么一搅和,竟然好运不请自来。

  他决定,为此以后见到花妖花,再饶她一次性命。

  他没有去再找岸天嘉的心思,这应该也是其无意中得到,便是回去问了,也是问不出什么来的。堕命碟不知是何种宝物,也不知为何碎成三百块,按照他的猜测,很可能遍布方外,或许不仅是下界,便是仙界和神界都有。想聚齐三百块,那会很难的,只有如现在这般碰运气吧!

  现在他已是拥有三十兆气血容量,三十缕道力,炼体第六重小境界完成度为百分之三十一,这是近来修炼,吸融数万婴圣后的进度。以他现有的综合力量,已是能做到长时间抗衡原道境高阶界尊,虽然还没有战胜的可能,却是足以保命。

  狂风界有三个大势力,分别为大风宗,疾风宗和无风宗。

  此界很是奇特,终年累月狂风大作,便是那里的人类都生活在许多有着微弱气罩护城的防尘城内,外出都靠一类特殊的野兽避风兽出行,不然外面的风沙随时会让人丧命。

  狂风界自然条件如此恶劣,因此人类相对的少,越是如此,反而会出现更多坚韧之人,也因此修炼者并不在少数。

  李顽望向外面,风沙扑面飞来,砂砾如雨般打在气罩上,啪啪作响,光线被狂风吹起的无数尘沙遮蔽住,整个天地一直是昏暗的。

  方从一个中界进入不久,就已是这般,果然不愧是狂风界之名。

  据说这大界刮着狂风,是因为这里的天象紊乱,风力才远远强于其余的天象力量。天象不能平衡,便会自然条件恶劣,诞生更多的凶险。

  由于风沙漫天,多数时间都是遮蔽了阳光,视线并不太好,李顽分出了一丝心神感知,特别留意前方,避免会有撞辇的事情发生。船辇飞行速度都是很快,若是在此差的天气下,没有以往的视线,还真有可能撞在一起。

  李顽并没有放慢速度,而是感知着前方,一日便感知到一座十万倍速船辇,却是速度只有五万倍速,其上竟然有几千婴圣在饮酒狂欢。

  这倒是奇怪,几千婴圣竟然大多数是道婴境的境界,按理说狂风界的道婴境婴圣总体大概在一千多位,可是仅这里就不止,感知到的气息估摸着有两千多。

  难道是自己不知情,狂风界的道婴境婴圣就有这么多,只是这三大势力婴圣聚在一起做什么?

  好奇心驱使李顽收起自己的船辇,飞至那船辇外,向里张望。只见内里男女婴圣都是在大口饮酒,大口吃食,聊聊乐乐,很欢腾的样子。

  他这般肆无忌惮地望着,自然会引起内里婴圣们的注意,都是停了下来,更是惊叹他的速度,竟然已是能追上五万倍速的船辇。

  其中一个面容苍老,道婴境高阶资深男婴圣目光深沉看着他,问道:“尊驾名讳?何宗何门?”

  李顽道:“李元,无宗无门,流浪修者。”

  李顽知晓自己在狂风界也应该是凶名赫赫,不想吓到这些婴圣,便报了个假名。

  那道婴境高阶资深男婴圣皱了皱眉,又问道:“你为何窥伺我等?”

  李顽道:“我是初次见到这么多的高级婴圣聚在一起,只是好奇而已。”

  这时,另有一个道婴境高阶资深女婴圣笑道:“果然是流浪修者,不知晓狂风界百年一度的大盛典,既然你流浪到我界,就进来一起去观看一下吧!”

  李顽得到允许,进入辇内,在几千双目光注视下,特别留意到一双冰冷诧异的眼睛,坦然自若地道:“我很奇怪,狂风界能有这么多高级婴圣?”

  他的话语引来一阵大笑,又有一个道婴境高阶资深男婴圣笑道:“这里可不止狂风界的婴圣,如我是天河界吹雪宗的弟子,我是姚奇胜。”

  这聚在一起,自成一团的另外七个道婴境高阶资深婴圣也为他介绍了一下,李顽此时已是灵婴境高阶资深境界,又拥有神速,流浪修者能修至此等境界,显见是不凡,堪得起介绍名讳。

  却是这另外七个婴圣神态不一,有傲然姿态,有不屑一顾,有微微好奇,还有那双冷然注视他的眼睛。

  李顽才知晓这八个最强婴圣和众多婴圣来自四个大界,第一个问他话的男婴圣是惊羽界天翔宗陈到命,第二个允许他进来的女婴圣是狂风界疾风宗单青烟,还有天翔宗的洛天学,疾风宗的何追风,吹雪宗的付冰冰,大日界追阳宗的柯小凝和那修得。

  据他们所说,这是要一起去狂风界最有名的狂风大地,那是一个极为诡异的地方,内里不仅有许多宝藏,还是修炼佳地,当然也是蕴藏有许多凶险。每隔十万年,狂风大地就有百年的削弱期,不然平时那恐怖的风刀就能强至切割任何强者。

  狂风大地之所以诡异,是因为那里界尊无法进入,不能飞行,速度大幅受限,力量也大幅受限,又因为太过凶险,只有道婴境的婴圣和灵婴境高阶婴圣进去,才能抗的住凛冽风刀。至于界尊为何不能进去,谁也说不清,只知晓有神秘诡异的力量阻止进去,便是升仙境界尊都要被阻在外,甚至不能接近。

  虽然狂风大地不能飞行,但是内里极为适合修炼速度的强者进去,因为内里的风力是这类强者极需要的能源力,好运的话还能寻到飞行类宝物,增强自己的飞行速度。因此狂风界周边修有飞行力量的这四大势力,才会每百年聚一起,派遣婴圣们进入其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