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116章 怎么,还想让阿sir帮你点烟?

作品:我真不是学神|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20-06-12 13:06:42|下载:我真不是学神TXT下载
  港岛赤柱监狱,齐宣通过一个中间人和典狱长约好了午饭地址后,才笑着走向赤柱探监室。

  等他抵达后,被押到探监室的丧邦才脸色一变,“是你?”

  医生和丧邦、兔子等从北美来的过江猛龙,策划恐怖活动,按常理来说他们才被抓捕三四天,应该还在等待着提审,宣判之类流程,但,这一伙人搞的事情太大了。

  君度酒店珠宝展上,英国领事,首富韦家诚之子,霍景亮,陈万贤等巨富,全是他们的人质……

  这么多大人物都急着等后续,外加这票人操控大量军火,抢劫杀人都是证据确凿,所以丧邦、兔子等成员,以超级惊人的速度,两天不到就被全送进赤柱了。

  所有成员动辄被判罚十年到三十年不等。

  丧邦这人,当然不喜欢坐牢,可栽都栽了,他也无力扭转这局面只能认栽,他也没想到,自己还在蹲单人间时,狱警会突然告诉他有人来探监,等来了后,探监的竟然是齐宣?

  君度酒店那一晚,覆灭医生团伙的主要是李杰提前的布置埋伏,还有陈家驹等中区的猛探们,事后荣耀,当然也全归陈家驹了,陈家驹本身就刚因为抓捕朱韬定罪,成为警界显赫一时的新星,再加上搞定医生团伙?

  那家伙就是目前全港警界最靓的那个仔。

  在整个抓捕过程,那时实力还不算多强的齐宣,基本没插手,就是在尘埃基本落定时,他才站出来对陈家驹说,丧邦最大的心愿是和龙威打一场,反正他也跑不了了,坐牢坐定了,不如帮他圆一下梦想?

  那个时期,丧邦才是第一次见齐宣,不知道一切都是齐宣提前泄露消息,互相联动,才导致他们败亡的那么快。

  此刻的丧邦,的确对齐宣心存感激。

  不过下一刻,齐宣的话就让丧邦脸色狂变,猛的站起身子怒视齐宣,眼神中也似乎有火焰要喷涌出来。

  因为齐宣说的就是,“君度酒店你们那么快落败,是我提前查到了菲菲的身份,知道了你们集团的谋划,才让陈家驹去埋伏,包括李杰那个好市民去提前准备的。”

  见丧邦几乎要吃人的模样,齐宣乐了,“别激动,你们是贼,他们是警察,警察抓贼天经地义,而在君度酒店珠宝展上,我包括我一群朋友会被你们威胁到生死,我这么做,也是天经地义,不想朋友被你们随便杀死而已。”

  “这有错么?”

  丧邦,“……”

  丧邦哑口无言。

  警察抓贼,天经地义,他们携带大量军火,想要抢劫,但有敢违抗的直接杀死,就像是几年前,李杰还是爆破专家时,医生有多凶残?在小学校车上安装炸弹,那一炸,死的不只是李杰的妻儿,还包括很多无辜的小朋友。

  若真有很多齐宣的好朋友在酒店里当珠宝展的贵宾,齐宣也在那里,是随时会被威胁到生命的贵宾之一,那么,对方知道了医生的计较,提前布置把他们一网打尽,就是在正常不过的反击了。

  你一心做绑匪,抢劫杀人,就要随时做好被反杀的准备。

  这样的心理准备,跟着医生这么久,丧邦早有预料,只是不确定会在哪一天,栽在哪一个人手里罢了。

  无语了一阵子,丧邦才冷笑道,“说吧,你来见我是想让我做什么?”

  齐宣淡笑着掏出一根雪茄和火机丢了过去。

  丧邦无语的看看雪茄,再看看左右负责看守的狱警,齐宣好笑道,“怎么,还想让阿sir帮你点烟?”

  丧邦深深看了齐宣一眼,抓起雪茄点燃抽了一口,才微微咳嗽着开口,“其实我以前,并不抽烟,包括雪茄。”

  齐宣哑然,“那你喜欢什么,酒水,还是美食?只要你想,我保证你在监狱里,过得舒舒服服,除了不能提前出狱外,要什么有什么。”

  丧邦再次看向狱警,满脸的懵逼。

  看守的狱警都忍不住眉头大皱,可他们不敢说什么。

  齐宣也点燃了一根雪茄,“安心,这个时代,港岛社团横行,普通市民几乎各行各业都逃不过社团的敲诈勒索,不就是港英政府故意放纵,想让港岛乱起来么。”

  “我救了英国领事,想见,也随时能约太平绅士打牌喝酒,照顾你一个犯人有什么难的?等下我还约了典狱长吃午饭呢。”

  这次别说丧邦了,连几个狱警都快崩溃了。

  大佬,虽然你是真大佬,可这么光明正大的说这些事,真的合适么?

  丧邦武力值超强,基本不逊于李杰,可谈到这些事他也是一脸懵逼的,说白了在医生集团,他够凶够恶,但智商大局观之类就欠缺了。

  齐宣这次开口,“来见你,是让你帮我一件事,替我照顾两个犯人的安全,照顾他们不受社团欺压骚扰,平安出狱。”

  丧邦顿时嗤笑起来,“你既然那么威,能说让我在这里要什么有什么,难道就不能让他们提前出狱?”

  嗤笑中,这位凶人还不屑的喷了一口烟雾。

  齐宣乐了,刚想说什么,突然听到探监室,犯人入口处响起了一些声音,认真聆听两下,他才笑着开口,“带他们进来吧。”

  齐宣话语很大,入口处也快速响起了凌厉的叮嘱声,“记住,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你们都要忘记,别给自己添麻烦。”

  下一刻,卢家耀、钟天正两人才被带了进来。

  这不是齐宣约出来的,而是今天本就是阿耀、阿正和亲人约好的探监的日子。

  昨天在班房里,傻标,大屯两个老大被搜出了一些违禁品,在和雄哥谈判的时候,大屯故意栽赃到了卢家耀身上,卢家耀百口莫辩,晚上被两个老大修理的很惨。

  而且这种威胁还在持续中,还没有解除,或许这才是今天上午,齐宣突然接到了两人愿望的原因。

  若没有齐宣插手这一下,不出意外的话,等卢家耀见了女朋友,阿正见了儿子和母亲后,再被打回洗衣房,就会被大屯继续敲诈,然后打架,卢家耀被刺激的自杀了……

  齐宣来了,自然不会再那样子发展了,为了两点自由属性点,齐先生也不会看他们继续被压迫。

  齐宣笑着扫视阿正和阿耀时,两个犯人一进探监室,瞬间变得瞠目结舌。

  他们看到了什么?卢家耀还好,毕竟经验不多进来的时间短,阿正就不一样了,探监室里,几个狱警在前后守着,齐宣竟然光明正大的和犯人装束的丧邦在抽雪茄??

  两人发懵中,某个狱警终于看不下去了,苦笑着低语,“齐生,典狱长吩咐,你有任何要求我们都要答应,看见什么听到什么都要忘记,但是……”

  顶点